当前位置:姜子牙历史西汉张汤最高官居何位?张汤后来是怎么死的
西汉张汤最高官居何位?张汤后来是怎么死的
2023-01-02

张汤是汉朝武帝年间的人,父亲是长安丞,是一个官宦世家,张汤从小就显示出过人的断案才能。小时候有一天,张汤父亲出门办事,留下张汤看家,等到父亲回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家里的肉没有了,于是责问张汤,要拿鞭子打他。张汤二话不说就去挖开老鼠洞,把偷肉的老鼠逮了出来,然后找到了老鼠还没有吃完的肉,设立公堂审问这只老鼠,先进行拷问,在写文书会审,彻底追查案件的原本,并且把老鼠和肉都做了物证。不仅如此,他还按照历法将老鼠处以磔刑。他父亲觉得很有意思,让他把自己的审问经过说出来,觉得他办案老练,就像一个常年经办此案的人,于是以后都让他写案卷。在他父亲死后,张汤继承了父亲的工作,担任长安吏。

九卿田胜曾经获罪被冤,在长安关押,后来靠着张汤的帮助是她重新走上了仕途,因此他对张汤十分感激。后来把他引见给一些王公贵族,并且让他担任事内史,张汤办事十分牢靠,又被丞相看重,担任茂陵尉,张汤仕途平坦,一路做到了中大夫,在处理陈皇后巫蛊案件时不惧权贵,深入调查案件,被汉武帝信任,他这个人结党营私,性格特别狡诈,他在接触别人的时候,也许并不赞同对方的为人做法,表面上还表现出爱慕之心。是一个天生的官场料子,并且他眼睛很毒,能够在纷繁的政局中找到最有利于自己的处置方式。

张汤是汉武帝时期的酷吏之一,他在处理三王谋反的时候穷追猛打,对涉案的人一律酷刑,哪怕汉武帝要释放两个人他都有说辞,让汉武帝绝了放人的念头,可见张汤的影响力之大。张汤的权势在后期达到了顶峰,在处理淮南衡山江都的谋反中,汉武帝曾经想放了严助和伍被,但是张汤却对汉武帝说:“不应该,伍被之流曾经策划谋反,并且私下里结党营私,他只是一个近臣都敢做这样的事,必须要杀鸡儆猴,让这种事情不再发生。”汉武帝被说服了,他用审理案件排挤大臣,然后在仕途上平步青云,升到了御史大夫的行列。

当时汉朝动用大军征战匈奴,加上有些地方干旱,粮食颗粒无收,百姓如生在水火之中,官府库存紧张。张汤向皇上建议,增加货币的发行,然后垄断了盐铁的生产,让富商都纷纷破产,他巧言善辞,能把黑的说成白的,但是汉武帝还就喜欢这一套。据说张汤每次上朝跟汉武帝讨论国事,汉武帝都痴迷的忘了吃饭,下朝之后还不准他走,两个人到内室一起去促膝长谈。到了后来,丞相一职都形同虚设,无论是财务还是军事,都要问过张汤的意见再行动。但是张汤又实在不是那块材料,他只在吏治上有建树,财务根本不懂。全国上下都在骂张汤,但是架不住领导喜欢他,甚至有一次张汤生病了,汉武帝都到他府里去看望。

汉武帝喜欢有才学的人,是一个注重才干多过出身的人,他当时决心整顿官场吏治,想学圣人只带,设立补任延尉史,但是关于选择的人选一直没有确定,直到张汤的出现。汉武帝规定,凡是疑难案件都要写奏折上报,向汉武帝阐明原委,汉武帝怎么决断,后来就把它作为法律依据,用来显示汉武帝英明决断。张汤回答汉武帝问题的时候常常被汉武帝斥责,但是张汤毫不在意,还为廷尉正、监、掾史开脱。凡是汉武帝骂了他之后,他都表现出感激涕零的样子,说这是受到了汉武帝教诲,是一种莫大的荣耀,还说廷尉正、监、掾史曾经给他提出过正确意见,但是他没有听从,如果皇上责备,就责备他愚昧至极。

这样的话说的皇上多爱听,也让廷尉正、监、掾史开心。被骂的多了之后,要是有一次做的特别好,就会让皇上倍加称赞,他诚惶诚恐的说是皇上和廷尉正、监、掾史教导有方,让人家倍有面子。其实按照张汤这样玲珑的心肝来说,这些问题他真的不明白么?不一定,但是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聪明人太多的时候,傻子就成了真正聪明的。张汤对于官位比他高的,小心谨慎,擅长送礼,据说只要张汤到高官家去一趟就知道人家家里缺少什么,然后就会找各种由头送过去,但是他对于贫穷的一些学子也是照顾有加,每逢节假日,总是要到公卿大夫家里去坐坐,拉拉家常,然后送送礼。因此虽然张汤在案件治理上越来越不公正,还是有很好的名声。

在汉武帝时期,张汤的权势达到了顶峰,不仅可以决定国家大事,影响汉武帝的决策,还能够反对匈奴和亲。当时匈奴和大汉之间有战争,汉武帝在朝堂之上询问臣子的意见,这时候分成了两派。主张和亲的是博士狄山,他说道:“和亲对于我们是有利的。”汉武帝于是就得问了,原因是什么呢?狄山说:“战争是一把利器,不是能够常常动用的,高皇帝的时候,和匈奴征战,在平城的时候,我军陷入了困境。于是派人去匈奴和亲。到了孝惠帝时期天下安宁。到了孝文帝时期,想要跟匈奴结亲,来让北部边境能够安宁。还有孝景帝评判七国之乱的时候,景帝胆战心寒的过了几个月,平定之后便一直不再发动战事,专心休养民生,才能有我们大汉的现在。而皇上您自从开始征战匈奴之后,国库已经开始空虚,边境尤其是难以承受。综上所述,臣等认为应该和匈奴和亲。”

张汤说:“只有儒生才会做这样的选择,一个没有骨气的人。”狄山也不是好惹的:“臣确是愚忠,但是至少是忠心耿耿,不像张汤那样,是一个奸诈的人。就像他审理三王之乱的时候,肆意诋毁、打压汉族宗室。纵然诸侯有什么不对也是皇上您来决策,不是张汤他来决策。”这话说得汉武帝不开心,将他发配到边境做了一个烽火侯,一个月之后,被匈奴人杀了,从此大臣不再提和亲的事。